之-张嵩焘、谭勋双个展

作者:bighouse当代艺术中心 浏览:695 发表时间:2018-08-07 14:54:28

《之-张嵩焘、谭勋双个展》

《读——谭勋》

 

我猜测,大多数人在看到谭勋作品的同时,应该不会联想到他是一个雕塑家吧。当然,我也不会。而且,他也不止于一个雕塑家。

 

而在我看来,他的作品更像在表达一种文学性,并且是一种文化大散文。传统的作品,似乎不发一声文明千年的哀叹,不怀国破山河在之思古幽情,就显得不够深刻。而《之》没有杂文的机巧锐智,处处锋芒,却夹带着议论;更没有美文中堆砌的浓辞艳饰,花鸟鱼虫,却又参议着一轮斧凿的力度……

 

《之》的出现,则犹如我们在共同探讨主题时,那个理想的下午,有风,有茶,有光。

 

谭勋的作品不是纯雕塑作品,他的审美也超越了一般的情趣。这种审美是某种感官能力的开启,犹如灵光,用轻型微小的作品打开世界一隅,就像电影《哈利·波特》里面那个国王十字车站里多出来的一个站台,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只有魔法师随手一挥,才能够显现。也许就这么一瞬间,你已经在他的《李明庄计划》前站立了许久。

 

其实类似于这样的作品,谭勋还有很多,体量小,意味长。与苏东坡《记承天寺夜游》体量类似,全文不过百字,能讲出什么大道理呢?没有。没有华丽修辞?也不。但是大家觉得它美,堪称中国小品文的精萃。对,就是精萃这个词,是我想用来形容谭勋作品的。

 

对于这一次的展览,我曾跟谭勋聊过,希望能够根据美术馆的空间做一件相得益彰的作品。果然,作品体量依旧,几十公分的铁丝网,侧面看去连绵起伏,与武汉地貌吻合,像似壁垒雄奇的古城,也犹如扶疏演映的街树,在光的关照下,山峦重叠,沟壑纵横,霎时雷电,雨点倾落,措手不及,不知所是。

 

谭勋现在生活工作都在天津,这也是一座有品位很小资的城市。我曾在那里生活过一年多,大家闲散淡泊,品味独具,满城风景,皆是记忆。也许,这正是艺术家所该具有的气质。

 

之,如斯细碎,如斯的无有意义,而且不故作幽默。

 

-艾海

《读——松涛》

 

松涛的作品如其人……

 

松,犹如他的不紧不慢,性格松弛慢条斯理般的严谨。

 

涛,大波也。气度不止,胸襟开阔,波涛澎湃,拍岸有声。

 

松涛与我的相识,是靠另外一个淞(史金淞)的引荐相识,此松非彼淞,但都喜木。其二人均是信步由之,放眼而望,清风明月时时得于道途,却无须拥有也。

闲侃数字松涛本人,话其作品。

 

《坨坨》是松涛的新作,他将历史的云图符号进行自我的处理,当代的调整,呈现于木之上。我只能说,松涛是大胆的,能够如此大胆严谨的完成一项和历史云图腾有链接的作品,当然,这样的理解是浅显,是不完整的。

 

云纹图案的出现,是源于人们对于自然的崇拜,这样的崇拜可能更多的是希望风调雨顺,或者是达到一种精神层面的满足。这些,也只是历史书上对于云图作出的一般的解释。

 

在我看来,松涛作品上的云图既结合了唐代的盘绕盘曲,雄浑博大,圆润饱满的审美取向;也融入了宋代的小巧精致,静态内向的审美心理;更将元代的散漫写意,安详沉静结合其中,在大大小小的木质球体上体现出了属于他个人的精神宇宙……

 

我不敢擅自定论张松涛的作品,这些有关于独立云图的当代符号是否与玄学,哲学,佛学有联系,但是在他的慢条斯理的气质下,这些关系应该在他的脑海中萦绕良久,不被他人所妄论。

 

我唯独可以感受的是其韵律,节奏如肖邦的《C大调练习曲》,这是一首左手跑动练习曲,但从右手壮烈的八度音旋律和左手狂风暴雨般的倾泻中却都不难看出作曲家当时内心情绪的极度激动,那样的转折宛如松涛在他的精神宇宙里起伏,盘绕……体现着不被人理解的挣扎与宽容,因为周围的环境离他的宇宙太远,乃至遥不可及。

 

我理解松涛,并不是因为我们朝夕相处,而是知道在一座不被理解的围城里,多想将自我封闭,独立起来,制造一个不属于混浊的世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我的宇宙中也不会有你们的存在。

 

但,我会温和的注视着你……

 

 

-艾海

 

 

参展艺术家

谭勋

19742月生于河北保定

19977月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现任天津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 、研究生导师.

作品被中国雕塑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上海雕塑艺术中心、中国国家大剧院、中国国家画院、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天津市美术馆、中国美术大世纪、中华慈善总会、上海咏华时代艺术机构、香港、瑞典、美国、加拿大、意大利科学与艺术馆等多家艺术机构及私人收藏。

 

张松涛

祖籍河北武安,汉族,196911月出生。

19936月湖北美术学院雕塑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

20026月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

现任教于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雕塑系系主任、副教授,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No Art-毕业季青年艺术家作品展》

 

参展艺术家

油画系 :毛晓宇 、刘思婷、赵胤杰、戴砚秋、吴全、赵霄鸿、张爱莉、姜亚平 

雕塑系:余康

壁画系:杨丽俊、赵梦蕾、郑士豪

 

前言

 

NO ART,偏偏是NO ,仅仅是NO,断然是ART,茕茕是ART……

NO ART,我要怎么说?在NO里,我们是高贵的,或许匪夷所思;我们是慷慨的,因为剖剪身心;我们是岬角,存在如同突兀的海中之陆;我们是深根,心是那些年被翻犁过的土地。

NO ART,那些孩子在芸芸众态中狂狷邪魅,无惧从弹弓中脱身而来的石子,不畏从来福线里飘出邪恶的瞳仁,NO ,不放弃,ART,在坚守。

生活或活着,平实或平常,无论平实的生活,平常的活着,似乎都是NO ART的状态,而这个固体的状态,是一个万世不腐的弥胡桃。所有关于它的外皮,都是新鲜的火热,和永不褪色的明艳。

好吧,切开它,剖开事物的时候,永远不要忘记带着锋利的刀,就象一个卑鄙的男人说,去看望女人,永远不要忘记带着鞭子。

内里的苍白,是苍白啊,可竟然,发现了NO ART,弥胡桃的籽,象黑洞。

好吧,来剔除那些籽,还剩下什么?苍白的让人恶心,象颓烂的萝卜,象腐白的浮尸。

NO ART,在哪?在内里,可以当它不在。但它,存在。

 

-艾海

 

 

 

话语权对于艺术家来说是着有多重意味的。话语权一方面帮助艺术家释放艺术观点,形成社会讨论。另一方面帮助艺术家巩固地位,开拓与守卫现有的艺术资源。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中国当代艺术曲折发展,其中对于话语权的争夺,亦是一波三折。在当代,虽已全面进入数字化、网络化的信息时代,网络平台特别是自媒体的兴起对传统话语权的把控提出了不小挑战,但无可非议的是,话语权仍旧掌握在少数既得利益者手中。

 

对于早先已经成功了的艺术家来说,他们是幸运的。他们充分筛选、占领具有公共意味的图像,来形成自己具有独创代表性的价值符号,从而来分获一定的话语权。往后的艺术家想要获得相同的成就。往往需要付出数倍的努力。在资源稀缺,资本倾斜的当下境况里,青年艺术家想要获得话语权,基本上是一件难以实现的事情。与此同时,时代在不断发展,社会生活快节奏更迭,新的图像源源不断被制造,机遇与挑战并存。如何在已有的艺术体系之中聚集力量,找到突破,亦或是极端叛逆,选择颠覆,创造新的可能,我们都十分期待。因为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中,陈腐规则与秩序衍生的壁垒,随时都有可能崩塌,破与立之间蕴藏着无线生机。

 

此次展览,正是青年艺术家群体渴望参与当代艺术,表达自我观念的一个集体发声,艺术家通作品表现内心的渴望与努力。青年艺术家渴望用自己的方式和语言去注解宏大或微观的理念与心事,同时努力将自身抽离于日常琐碎,去谋求形而之上的大道,以达到更高层面的稳定与成熟。但实际上艺术家们种种尝试与探索在更高层面显现的是一种创作焦虑。作品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我们都能找到一些原作之外的影子,这些影子跟随作品,展现艺术资源垄断下,追求创新的艰难。难能可贵的是,在艺术荒漠中青年艺术家仍在赤诚与勇气的鼓舞下,创作出同样令人深思的作品。

 

作品无论是互动装置的人文内涵初探,还是哲学未来的构想与思索,亦或是前沿观念手法的消化与再造。作者都用精炼的语言,表达、触碰、反思、文化的、记忆的、时代的,行走轨迹,捕捉稍纵即逝的灵感瞬间,呈现内心世界隐秘的精神乐园。作品内外,求文重质,充满创意。

 事实上, NO ART 的态度正是冲破已有的桎梏与藩篱,自由感触世界,纯粹的表达内心,建立属于当下自我感知的全新秩序。他们用年轻的态度抵御焦虑,致敬过往,走向未来。我们同样放守疆界,聆听作品中生生不息流淌高歌的年轻心跳。

 

策展助理  肖勇

 

 


COPYRIGHT (©) 2018 展览馆_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220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