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中望2016

作者:bighouse当代艺术中心 浏览:53 发表时间:2018-08-10 16:58:51

傅中望2016

 

主办单位/OrganizerBIG  HOUSE当代艺术中心

 

策展人/ Curator :冀少峰    

 

出品人/Producer :李凯     

 

艺术总监/Art Director 艾海

 

开幕/Opening06.18   19:30

展览时间/Duration2017.06.18-07.30



展览地址/VenueBIG  HOUSE当代艺术中心 

 

 

2016年的某一天,依然是因为一个展览,我与傅先生交谈起来,讨论兴起之时也参观了其工作的状态。一堆""树根堆在地上,有的树根也被很有序的捆扎起来,或者零散游放,这样的形态使我联想不起来傅先生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榫卯"作品。还记得2015年在北京观看了傅先生"开物"的展览,那些榫榫卯卯密切的拼接,犹如自然的生长,精确入位,毫无疏离感,将鲁班微缩营造的精髓深深植入每一个槽口,无论"勾挂榫""燕尾榫",都很细致入微的完成了每一个漂亮的动作

 

从对准聚焦每一个榫口,到无形之形的抽象几何,傅先生自己打破了传统的僵局,开始了更加宽广的思维大跨步,将废弃的木头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根据每一块木头的特质,尊重每一块木头的本质与性格,唤其灵性,使之复活。甚至,新作品<<迁徙>>都赋予了一种生命的回归,一种文化的回归。

 

2016年的作品,傅先生依然在表达对传统文化的新的理解,只是在表现手法上,更自由,犹如延续木本身的生长趋势。这种趋势在我认为是一种无形的,艺术家必须非常理性的认识到木本身的理性肌理结构,同时也要极度感性的明确木本身的性情感知,这对艺术家来说,是一个炉火的考验,更是一个艺术的权衡与拿捏。

 

从艺术家傅中望的作品里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极其具有文化代表性的艺术家,尊重艺术,尊重木性,将其本性深度挖掘,再理解,再创造,展现温和,灵动,独立,力量等等多重木的性格,呈现出每一块木本身的性格,他像极了一位游走在嵩山树林间的诗人,为每一株生命去作诗诠释,定义其价值。

 

2017年的六月的夏天,共邀大家一起通过视觉,阅读有关于傅中望2016的四季。

 

2017.6.9

艾海

 

 

前言

/

 

2016对于傅中望而言,虽说不上用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来激动人、感染人,因为2015年的北京开物个展之场景经常成为艺术界热议的话题。但我还是坚定地认为2016,傅中望的朴实朴茂与深邃,的的确确更给这个烦庸的日常带来种趣味和品格。

 

由于工作的关系,自从2010822日始,我有幸成为几乎总是第一个能够阅读傅中望新作品的读者,其间的激动与喜悦自是难忘,很多难以察觉、难以学到的生活细节、工作细节、思考细节、为人处世细节、公益心和奉献精神细节,却常常激励着我,使我的人生方向不仅充满激动,更有着清晰的未来。甚至有时他只是停留在纸上、脑子里的手稿、想法,我也是第一个获悉,交谈、争论、深化、升华,再交流、放大成雕塑,当然还包括无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的展览、接待……这几乎就是傅中望和我的生活的全部。当然2016依然跳不出这种魔咒,但2016对于傅中望而言,的的确确是在朴实朴茂与深邃的背后,又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和看到了他的从容、大度、圆融、智慧与坚定顽强。

 

当你亲眼目睹一批批废木头从空间消失变成一个个令人沉思并激情想象的雕塑时,那种在惊叹之中又透露着几分惊奇与异样,经常伴随着我的表情。原来,傅中望的有些时间都跑到这儿了,废木头都变成雕塑了,废品都变成艺术了。

 

傅中望对于木头有着天生的迷恋和刻骨铭心的体验,他热衷于用木头做成各种各样的物品。小提琴(13岁时做的小提琴,但拉不出声音,因为没有琴弦)、中学时的家具都是自己亲手做,少年时代亦喜好为邻居做家具。他和木头的缘分直至今天,仍然刻骨铭心地迷恋着木头。在当代艺术发展的30多年的历程中,能对木头表达出持之以恒热爱的艺术家,恐怕傅中望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傅中望用木头感知生命,感知社会,感知世界。他相信木头可以改变未来。人们喜欢木头的温馨,木头可以想怎么改变就怎么改变,在有限的材料里常常表达出的一种无限的可能。这是否是一种智慧呢?傅中望精擅于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切入一堆废木头,从中精挑细选同质不同形或同质同形的木材的弧度、曲线,枝丫的旁逸斜出……然后编织、分散、聚合、抽离、契入,从中不难发现,原生木与经过傅中望知识识别后的木的区别,一根木头经过聚合后变成一堆木头的差异与视觉张力,分散与聚合后不同的引力场和空间再造,修正后和雕凿后所散发出的那种光晕。

 

傅中望从可能性角度不断尝试探寻木质材料表达的多样性。他很少从技术角度切入,亦不受时间限制。灵感闪现时,挥手即做,因而这批雕塑散发着一种灵动与飘逸、变幻与神奇,亦或说迷离、疏离与梦幻般的情景,常常令阅读者激赏。

 

其实在这批雕塑背后,也一直贯穿着一个主线,那就是中华优秀的传统文明、榫卯、汉代雕塑等。他用自我的生活体察和视觉经验传达出当代的情理与韵致的浮生若梦般的对木之材料的独恋。他赋予了这些木材以思考的功能和新的生命,并引导着阅读者一步步进入了一种自由之境,而这种自信与自由的表达,亦源于他对木之材质的熟悉与熟知。其实这些原生木头的背后又隐藏着很多信息,关于他者、自我、社会、环境等,每一块原木都散发着一种温度,这不可避免地赋予了这批作品注定体现出的一种激情、一种沉思、一种熟虑、一种感悟。其间,既有爱、死亡、人性、疾病、苦难、无奈、实在与虚幻、挣脱与束缚、喜悦与哀怨的较量。

 

这批雕塑还散发着强烈的时间性,契入其间的是傅中望的成长经历、从艺经历,这里面既有成功的喜悦,又有死亡的威胁,更凝聚着的是他与时间的赛跑,与磨难的抗争,及逝者如斯式的生命的感怀与感悟。在感知人生的过程中,透过其雕塑表达,看到了个人命运的卑微与弱小,甚或是对宇宙而言的微不足道。他悄然地把自己的意见隐藏了再隐藏,退后了再退后,使阅读者感受不到强质的技术性。但原木散发出的原生命力和充满着人性光辉的生命力,却能油然而生,扑面而来。傅中望再一次用朴实来证明了自我的知识谱系。

 

面对这批雕塑,环顾我们所置身的这个追求快速、便捷、高效、共享的时代,傅中望的这种徒手劳动的价值又何在呢?傅中望30余年来一个人与木头建立了一种关系,不断尝试用木头讲自己的故事,并引导阅读者对其故事进行体验与分享,而木头一旦进入展厅,自然就会被阅读者阅读、再阅读。

 

在这批木质雕塑背后,阅读者看到了农耕文明的衰落,看到了传统文明与当代文明的适应,与现代社会的协调,更看到了傅中望穿过传统迷雾并赋予榫卯的一种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而这批作品所散发出的傅中望的那种睿智、机敏、才情,总是在瞬间就爆发出的那种化腐朽为神奇,变低廉为永恒的品味、趣味与激情,的确为平凡的2016增添了一种颇值得回味的品质、风骨与格调。别了,2016

 

2017,傅中望还会持续不断地赋予木头生命的转世,将会开启另一种净化与重生的新开物、新轴线。

 

 

2017.6.9下午

15:35于东湖三官殿




  








COPYRIGHT (©) 2018 展览馆_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220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