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的见得光”——冷军个展

作者:bighouse当代艺术中心 浏览:753 发表时间:2018-08-06 09:02:26

“看得见的光”——冷军个展

 

1028日下午1500分由招商银行私人银行与Big House当代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看得见的光」——冷军个展圆满完成。

 

艺术家

冷军

1963年生于四川

1984年毕业于武汉师范学院汉口分院艺术系

现任武汉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文联副主席、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文联副主席、武汉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多幅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及私人收藏。

他是全国最知名的武汉画家之一

他的作品总能吸引到最多的驻足

他就是冷军

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油画领军人物

2012年胡润中国艺术家排行榜第39位,成交金额6556万元。

冷军的作品,总给人一种近乎完美的真实感,肌肤的纹路,衣服上的褶皱,都足以以假乱真。

前言

 

看得见的光.....

 

冷军,一个人名,或一个名人,外界多数还会停留在夸他画艺高超等美文赞词上。当然,那也只是外界或界外......

 

近几年,因为做美术馆的原因,在武汉停留的时间也就多了,每到夜半,自然而然的会和文人墨客们凑到一起,聊聊理想与要命的情怀。记得有一年,我们做跨年茶话会,邀请冷军和我一起来做跨年的咵天活动,回忆当时场景,犹如两个人在那里说着文艺相声,一逗一捧,插科打诨好不默契。其实他是和观众走得很近的,无距离感的.....

 

气氛,往往都是记忆的产物。走进冷军的工作室,一栋民国的老建筑,配合着内部的老家具和一些古典雕塑的陈列,别有一番欧洲古堡的感觉;站在长廊上,也犹如在一个私人的博物馆邂逅某一件心仪的作品,这样的思绪无疑会和院前的桂花香产生化学反应——更以为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侧厅的钢琴,黑白的琴键,仿佛你闭上眼睛都能感受到舒曼和克拉拉的爱情乐章,想妙曼的挪动脚步跳上一曲;古典的法式立柜上合理的陈列着不同时期的圆雕,在射灯的照映下,魂牵到曾经的浮世与繁华;珂勒惠支的版画靠立着墙面,龟裂的画框示意着它穿越了百年历史,这里是它最后的归属。这里的一切都是艺术的,都是围绕艺术的,都是为艺术而存在的,冷军也在此中,也亦如此。

 

光,对于艺术家来说太重要了。但,他是否懂得光,懂得运用光,懂得理解光,或者说是否能够看得见光,这需要的不仅仅只有眼睛,而是对艺术,对自己的画面要有走心的理解。

冷军的作品,其实看见的不仅只是一个人,一件物,而是希望。他的作品,处处是光,哪怕在一个静物的死角暗处,也能感受到光的映射和空气的流动,那种类似于生命的呼吸,让每件作品赋予了本体的精神。

 

冷军身上既有继承中国文化之传统,也有藏有西方文化之精神。我读冷军,不愿意过分强调了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强调了中西文化之间的差异性,忽略了文化的普遍性和可交流性,把中国视为与西方全然不同的他者,视为西方的对立物,这是一种猎奇,是一种西方式虚构,甚至是文化上的新殖民主义。我更想知道的,一个活生生的艺术家,将自己空气中看见的,光照耀下的,呈现出来。

 

艺术是虚构与真实并存的,但虚构的本身也是它基本的维度,真实的理性作为牵引,将抒情自然流露,如光洒进院子,如风亲抚院外的桂花。

 

 

艾海

2017.10.19














 

 


COPYRIGHT (©) 2018 展览馆_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22035号-1